□高紅十
  每次去老幹部處辦事,總要留神那扇木門上貼的字紙,除了通知離退休人員要做的事情(發體檢表領體檢表和報銷藥費需註意事項等),幾乎三兩個月就有一張叫人心驚的A4紙,上寫某某同志去世字樣。這可能是別處沒有唯離退休人員管理機構專屬的一道風景。最近去世的老同志享年90歲,站在A4紙跟前的人先是一愣,靜下來,兩眼發獃自言自語:又走一位,高壽,好。
  筆者註意到紙面上字越來越少,不滿頁,僅兩行,若不是字號放大,兩行也用不了——寫了該同志的卒年和享年,生年、籍貫也沒有,沒有後事安排,說明家屬不想勞煩單位安排、他人參與——一則過短的消息。
  不短又怎樣?走了的人的經歷從消息放大成通訊又怎樣?生年,當下年份減去享年就是生年。如果說卒年與你我還有些關係,畢竟同事,幾十年前他出生與他父母有關,與他的周邊的鄉裡鄉親有關,真的與眾人無甚相關。
  所謂同事,某年在同一單位做事,某年你走我走又不在同一單位了;在一起時並不熟絡,以至於人走了需提醒“個高那位,會唱京劇那位,書法還可以那位”,才想得起來或者始終也想不起來。年輕同事更別提,離世者退休時年輕人還沒來本單位上班,難怪疑惑,那人誰呀?
  一般領導幹部走,紙上字會多些,還可能轉下頁。那又怎樣?知道的知道,不知道的仍舊不知道。沒有知道,談不上惋惜,也不會思念。要有念——哪怕碎碎念,才會思,念得多,思也才會久長。否則很快如秋風落葉,忘了,多容易忘,像上年紀人找東西,前半截滿頭大汗找,後半截想不起找的是什麼。
  所以人啊,在或榮耀或平淡走上A4紙之前,被用漿糊黏上木門之前好好活著。該喝茶喝茶,該吃餅吃餅(包括月餅),該打牌打牌,該看報看報;管什麼大數據(多可怕),管什麼小蘋果,自由自在隨心所欲有尊嚴地活著就好。
  一張A4紙,講述生命的由來、遠去及一星半點意義。
  (原標題:一張A4紙)
創作者介紹

套房裝修

kz49kzkud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